。絕對主義。

關於部落格
新角預定:
魯路修、Canaan、吉祥、NINE、黑百合、亞妮、一期一振、影山飛雄
  • 23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贈文】八卦風雲

        看了在此等候多時的芃一眼,都筑暗冷繼續往內殿走,身上的衣裝也一件一件地脫下並放到隨侍在側的芃手中,直到一絲不掛、全身赤裸。
        這兒是他的八卦宮,此刻除了他與自他誕生以來便負責照顧、服侍著他的芃以外,沒別的傢伙在,就是有,他也不在意,御虛城內多數皆是瞧了他這模樣便躲得神速。
        除了幾個比他還沒節操的,不過,就算他們來了,依然不影響他如此作為,這可是自己家呢,還看著「客人」臉色對嗎?
        他早看膩了他人臉色做事,在外或許身不由己,至少在八卦宮內,他決不會這麼做。
        都筑暗冷光著身子一路走到浴間,裊裊白煙瀰漫在空中,他揚唇一笑,便進入浴池裡,讓整個身體都浸泡在暖和的熱水中。
        ——唯有此刻,他才能得到真正的放鬆。
        趁著都筑暗冷享受沐浴樂趣的時間,同在浴間的芃熟練地將方才都筑暗冷脫下的衣裳清理乾淨,摺成同一大小,整齊地疊放在一起,接著取出一只精美的漆盒,將成疊的衣裳收納入內。
        八卦宮內有許多類似的漆盒,紛紛擺放在各個房間裡,那些漆盒裝著的都是都筑暗冷自人世帶回來的物品,衣物最多、飾品其次,其餘的還有些奇特的童玩等等,凡是他喜歡的都會順手帶回御虛城。
        算算他這兒人世物品的數量,可說是御虛城之冠,但他從未張揚,更不曾給誰欣賞過,就連他自己,也鮮少將那些漆盒從櫥櫃上取下,玩賞裡頭的東西。
        純粹是收藏,拿收藏當紀錄。
        「您此次帶回來的衣裳真漂亮。」芃覆上盒蓋後,將漆盒輕輕地放置於櫃上。
        「喜歡?」都筑暗冷清洗著在人世蓄長的黑髮,問道。
        「是的。」芃緩步走到浴池畔,微撩起裙擺,蹲低身子,在都筑暗冷身後幫著他沐浴。
        「妳這麼喜歡人世的東西,不如下回和我一起去吧,有妳在旁我也方便,省得要重新教那些人怎麼服侍我。」輕浮地握住芃細白的柔荑,都筑暗冷不正經地笑著說。
        「您是知道的,妾身離不得御虛城。」輕輕將手抽回,繼續著方才的動作。
        「哎呀…咱們可以去找神主大人,說不准能有個辦法呢。」任由芃幫自己擦洗著肩背,仍是不放棄帶芃到人世的念頭。
        「您別再想了,妾身留著,您外出的時候,才好知道有哪位大人來訪找您啊。」微微一笑,她很清楚都筑暗冷並非真那麼堅持要自己隨行到人世,只是想撒撒嬌,而那對象通常是自己,她自然習慣並曉得如何給予他想要的。
        伸個懶腰,都筑暗冷不再堅持,問道:「這段時日有誰來過了?」
        「神龍大人、坤卦大人來過,得知您不在城中便離去了,沒特別讓妾身傳話,命史司大人前些日子也來了,似乎有要事找您。」芃如實稟報。
        「二哥?」挑起眉,都筑暗魂的來訪讓他感到意外,「他可有說些什麼?」
        「命史司大人並未透漏任何給妾身,不過大人離去前曾喃喃自語地說著人世命史紊亂得不尋常,令他煩心。」回想起都筑暗魂來訪時的情景,連芃也覺得訝異。
        向來都是都筑暗冷一股腦兒地往命史宮跑,不管都筑暗魂是否正忙著,也要死賴在命史宮裡搔擾他的二哥。
        用都筑暗冷的話來說,這叫作「培養兄弟間的感情」,雖然都筑暗魂從未說過什麼,但任誰都會認為他該是覺得這三弟很是煩人的。
        都筑氏是御虛城內最龐大的宗親關係,縱然御虛城內的親屬關係並非如同人世那般,是確切地有著所謂的「血緣」,究竟為何要立下這樣的親緣關係,無人知曉。
        不過也挺有趣的,像人類一樣有著特定的人,相互稱兄道弟,喊久了也覺得是理所當然,和那些人的關係也親近些。
        「哦…人世的命史啊……」似是想到了些什麼,都筑暗冷意味深遠地喃道。
        「您待會兒要到命史宮去嗎?」取過一旁的白淨裡衣,服侍都筑暗冷離開浴池。
        「是啊,太久沒見到我,二哥可是會寂寞的呢。」將裡衣穿好,理了理稍嫌過長的髮絲,一晃眼,都筑暗冷已換好他在御虛城內穿慣的衣裳。
        身為神,本就不須和人類一般的生活,所有的一切只需要使用些微的神力便能達成,沐浴、更衣等等…不過是與人世接觸後染上的習慣,或該說是興趣,給了他們在御虛城內的生活增添些樂子。
        「您的頭髮……」
        「暫時先留著吧。」收攏成一綹,擱在左胸前,「我去二哥那玩玩,有誰來了就說我尚未歸城。」交代完畢,都筑暗冷隨即消失於八卦宮內,前往命史宮。
       
        莊重宮院,肅穆靜謐,只有些許細碎的聲響,自深處傳來。
        規律地、持續而不變地,在命史宮裡最常聽到的也就只有這聲音了,除非有外人來訪叨擾,否則除了這聲響,什麼也聽不見。
        這般寧靜使得這宮院在御虛城內彷彿不存在,卻又實在地立在那兒,如同此處主人所司控的事物一般——命史,誰都無從窺知,卻很難決絕地否認其存在的事實。
        可以選擇接受,或是違抗,但真能這麼輕易地抗拒嗎?
        「二哥——!」
        不可能的,就像此處的寧靜總是會給個特定的傢伙破壞一樣。
        「二哥你有沒有想我吶?我可想死你了。」都筑暗冷如風一般地來到命史宮內的「書房」,現身便襲向正專注於書寫的都筑暗魂,後者相當習慣地朝右稍作移動,給人撲了個空。
        沒能偷襲成功,並未讓都筑暗冷氣餒,他勾起抹輕浮又帶點曖昧的笑容,伏在案邊,長髮垂落在都筑暗魂正書寫的捲軸上。
        「二哥,怎麼都不看看我呢?難道你三弟不如這玩意兒好看嗎?」儘管都筑暗魂毫無回應,他仍然繼續著騷擾行為。
        這回都筑暗魂終於有了點動靜,他停下書寫的動作,緩緩將都筑暗冷的髮絲撥開。
        「二——唔?」
        都筑暗魂拿起神運之筆抵在都筑暗冷的唇前,制止他再次開口,揚起微笑,道:「三弟你可回來了呢,這會兒又去哪溜達玩耍了?」
        「二哥真討厭,我可不是去玩的呢,是執行任務吶。」終於盼到都筑暗魂回話,都筑暗冷笑盈盈地答道。
        「哦?是哪位大人指派了你這『擾亂人世』的任務?」再次執筆書寫,此話帶了點質問語氣。
        聞言,都筑暗冷瞇起眼睛,道:「二哥這話酸溜溜的,可是吃醋我選擇去人世而沒來這『陪你』呀?」不給正面回應,兜著圈子轉。
        同樣位居三等,彼此無權插手對方的任務,因此都筑暗冷不認為他有必要向都筑暗魂報告此事,即使是『二哥』也一樣。
        身為八卦司,部屬是八司令中第二多的,身負的職責也最特殊,接獲的任務全是密件,不得讓其餘諸神得知。
        「南恦鳳王,生於武鳳廿三年,當處戰亂之時,於武鳳廿九年被北鎔國刺客刺殺身亡,年僅六。」都筑暗魂緩緩道出一段命史,筆尖停駐,抬起頭直視著都筑暗冷,「這便是他的命史,短短五句話了結。」
        司控著命史,他本不該洩漏任何天機,然而他方才所說的,是早已不存在於命史書中的文字,命史由他寫成,對其的瞭解無人能出其右,他更是不可能弄錯任一記載在上頭的內容。
        ——命史給人擾亂了。
        這是唯一的,且是絕對的答案。
        命史並非以區區人類之力可扭轉,何況是起死回生,更加不可能,為了此事,他於御虛城內各處奔走,歷經一番調查的結果,最可疑的便是這位經常出入人世的八卦司了。
        都筑暗冷別過眼,手把玩著髮尾,絲毫不以為意。
        「救他、替他做一國之君,可是你此次的任務?」如此強硬逼問並非都筑暗魂的風格,實在是此人的命史改變影響太大,一人不死以致數人命改。
        「二哥。」翻個身好好地坐在椅子上,都筑暗冷道:「能派遣任務給我的大人有哪些,你心裡有數,我呢…只是個小小的八卦司,怎麼能違抗?」
        他並非不曾違令過,但違令並未讓事情變得更好,只是徒增紊亂,此後他便不再質疑所收到的命令,儘管那是違背原則之事。
        呵…還說什麼原則呢,他還有什麼原則可言嗎?
        因為他的任務執行導致命史大改並非頭一次,只是這回影響確實過甚,這般局勢在他尚未歸城前便已察覺。
        那又如何?除了繼續執行任務以外,作其他的選擇都不存在著意義。
        「如同你不能告知我命史,我亦無可奉告下令者為誰。」話說至此,已是相當清楚地表態了,他曉得都筑暗魂不是那麼不識趣的傢伙,不會再逼問下去。
        瞧著都筑暗冷這般嚴肅正經,都筑暗魂笑開了眼,道:「罷,反正那『恦鳳王』已亡故,其餘相關者也差不多是如此,命史自會調整回原來的步調的。」
        他們都心知肚明,能夠操控如此情勢的「大人」,只有那一位,而他們是不得有任何異議的。
        揮筆落墨於卷末,捲軸自動卷收束好,回歸該在的位置上。
        「神龍大人可還時常去找你?」工作告一段落,都筑暗魂與弟弟寒暄了句。
        「不常、不常,就是我在城內的時候『夜夜』到我那兒『笙歌』罷了。」都筑暗冷笑得曖昧,這般會讓人臉紅心跳的話語他說得一點兒也不害臊。
        搖搖頭,都筑暗魂輕拍了都筑暗冷的手,道:「別太亂來,大哥很擔心你。」
        「擔心什麼呀?三弟我不是還好好的嘛?」眨眨眼眸,故意朝都筑暗魂拋個媚眼,「不留你這兒了,我要找小樂玩去。」語畢,站起身,毫不眷戀地離開命史宮。
        目送都筑暗冷離去,都筑暗魂淺淺地勾起嘴角。
        「擔心你繼續毀壞家譽啊…」






-----------------------------------------------------------------------
說明:

  都筑暗冷=八卦司=都筑家老三
  都筑暗魂=命史司=都筑家老二
  小樂=都筑樂姬=羊肖=都筑家老么
  芃=八卦司的草娘(神的侍女)



後記:

  可能跟大家印象中的八卦司有點小不同唷~
  因為阿禩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上線,所以我就先開放了
  阿禩對不起喔QA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