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主義。

關於部落格
新角預定:
魯路修、Canaan、吉祥、NINE、黑百合、亞妮、一期一振、影山飛雄
  • 236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贈文】天健之最

  從來他就只有悠閒的日子,偶爾接收命令,到人世執行任務,其餘的事兒,他全扔給那與自己擁有相同樣貌的弟弟。
  說來他們算是神吧?怎麼還能有那麼多「俗事」需要處理?
  古拉不規矩地橫躺在床榻上,單手支著頭顱,沒怎麼有勁地看著正經八百坐在桌前忙碌不已的奇拉,不時打著呵欠,昏昏欲睡。
  「喂,還要多久?」隨口問道,順便換了換姿勢,但同樣不規矩。
  那語調、態度,彷彿自己是被迫待在這裡等待奇拉處理完所有事務,無聊得可憐,所以出聲抱怨句,又像是在催促著奇拉動作快些,別讓他再這麼枯等下去。
  視線直落在擺在桌上成堆的捲軸,再慢慢移動到埋首苦幹的奇拉身上,重複這麼目光徘徊,看得他越發無聊。
  別說他欺壓弟弟,他可是打從心底認為這是你情我願的,誰也不虧欠誰,反正就算他不開口,奇拉也會主動把那些捲軸帶走,省得在乾天宮積灰塵,甚至拖到頂頭上司催促了才趕忙草率地處理完。
  當然,到時沒日沒夜趕工的依舊會是奇拉,古拉是怎麼也不去碰那些東西的。
  讓他們倆成為兄弟——而且還是胞胎——也許是主宰開的天大玩笑,儘管有著完全相同的容貌、近乎無差別的聲線,卻也從未有誰說出「難以分辨」這樣的話。
  就如同他倆生來所帶的能力和賦性,一者為天,一者為地,全然無法混淆。
  古拉總是如此恣意、無所拘束,沒有任何能控制得了他,即便是天命所制約的,無人能抗拒的司屬關係,他依然不放在眼裡,精確點地說,他不認為有正視的必要。
  若那是無可扭轉的事實,正視與否也不重要了吧?既然只能接受,不如擱在一旁,當個花瓶般的飾品,時不時對著它笑個幾回,然後繼續拋諸腦後,視為無物。
  他就是這麼想的,對所有的事物都一樣,沒幾樣能入了他的心裡作個真正的存在。
  「沒逼你待在這兒添亂。」奇拉頭也沒抬地應了句,語調平淡甚至是些許淡漠,了解他性子就知道,這是在逐客。
  能讓奇拉如此冷淡的也只有古拉了,面對如此不正經的傢伙,若是想依著自己的原則走得順,那得先忽視所有讓他看不下去的部分,而在古拉身上呢,無一倖免。
  『要想逼瘋自己,最快的方法就是與古拉正經應對。』這話在御虛城內已是流傳萬千,眾所皆知了。
  沒回半個字,連個聲都沒敢吭,古拉摸摸鼻子,轉眼便從床榻上躍過滿桌捲軸來到門口,一溜煙自奇拉的書房消失。
  平常他可都是悠悠哉哉地「慢步」走到坤地宮外殿的,哪需要這般逃難式的離開,給人瞧見還真狼狽的給認不出他是乾卦古拉了。
  誰讓他弟弟生來就是剋他呢?
  每當古拉給奇拉添的麻煩負累過重或難以解決時,平時溫文儒雅的奇拉便會一改「本性」,好好地向古拉索討對等的「報酬」,而這也是唯有奇拉才做得到的事。
  正是明白奇拉深知自己的弱點為何,才會如此倉皇逃逸,不定他多待個一秒,可能連懊悔的時間也會被剝削個精光,還是先走為妙。
  就算奇拉「轉性」約莫是幾百年一回,但一回也夠刻骨銘心了,這檔事兒怎能不好好放在心裡?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天水一方,難親芳澤。
 
  遠離了有著奇拉氣息的範圍,古拉暫佇於坤地宮門口。
  他決定趁奇拉忙碌不堪時到人世去晃晃、打發打發時間,連自家也不回一趟,就地以術法改了衣裝打扮,略藏氣息,宛若普世凡人。
  「閃邊,別擋路。」冰冷的聲音自古拉身後傳來,與奇拉刻意的冷漠不同,彷彿骨子裡都給寒天冰雪給凍著了,令人無法自制地在心裡打顫。
  立刻認出這聲音的主人為誰,古拉扯著嘴角揚起友善的笑容,回過身看著面如寒霜的金髮尤物。
  「我正準備到人世辦點事情,等我回來再到你那兒找你成嗎?尤拉。」中規中矩的用字譴詞,顯然是仿著奇拉說話,他並沒有假扮弟弟的嗜好,唯獨面對這比自己還更不在乎他人的尤拉,特別愛這麼戲弄。
  「滾開。」尤拉不改前態,依舊不帶任何情感地驅趕著佇立於坤地宮宮門正中央擋他去路的古拉。
  和那雙冰藍美眸對望,古拉的笑容轉為輕佻。
  既然已輕易地被識破,他也沒必要繼續這無聊的把戲,無論何事,即使是他先起頭的,仍是持久不了,很快地便會厭倦,彷彿沒帶給他任何樂趣。
  眼前的冰山美人在御虛城內讓諸神避之唯恐不及,尤其當他和他的弟弟一同出現時,更要加倍當心,最好別有那機會與他正面對上,幸而尤拉本身並不喜歡與他人有工作以外的接觸,否則城內必定日日不得安寧。
  然而尤拉如此的性格卻引起古拉莫大的興趣,本來他也不怎麼注意尤拉的,只覺得這傢伙比正經八百的奇拉更難相處,不過他現在已掌握著尤拉的罩門,且屢試不爽。
  「嘖嘖,既然你叫我滾,那我去找墨拉玩好了,替你好好瞧瞧他在人世『可愛的模樣』。」
  一聽到「墨拉」二字,尤拉的表情立刻變得猙獰,眼神充滿騰騰殺氣,恨不得撕爛古拉那張嘴一般地直瞪著他。
  ——就是這神情!
  看著尤拉明顯的表情變化,古拉笑得更愉悅,他就喜歡看別人失去理性的模樣,特別是這種平常總不受動搖的人,當繃緊的線斷裂的剎那,格外有趣。
  達到目的心滿意足的古拉,移動腳步準備離開坤地宮,前往人世尋別的樂子。
  「站住。」尤拉在古拉經過自己身旁時喊了聲。
  「怎麼?這麼快就想念我了?」油腔滑調地說著肉麻的話語,惹得尤拉表情更是難看。
  唰——!
  以水化成的薄刃深刺於古拉的左肩,雖不致因此受傷,仍能造成不輕的疼痛。
  「若你敢動墨拉一根寒毛,下回就是插在你的咒印上頭。」落下警告,揮甩衣袖,讓薄刃化水消逝,不再看古拉一眼,身影漸於坤地宮內消失。
  揉了揉還在泛疼的肩處,古拉舔了舔唇角。
  「有趣。」
  看來往後可以少跑人世幾趟了,坎水宮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肯定會是個新的樂園,肯定。
















------------------------------------------


說明:

  以免大家看不懂,我就好心的做角色名稱註記XD
  古拉=乾卦
  奇拉=坤卦=乾卦的胞胎弟弟
  尤拉=坎卦
  墨拉=離卦=坎卦的弟弟





後記:

  其實這篇文充滿了可以讓人吐槽的點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