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絕對主義。
關於部落格
新角預定:
魯路修、Canaan、吉祥、NINE、黑百合、亞妮、一期一振、影山飛雄
  • 2408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如果希望不曾存在》續1



我出生於一個平凡的家庭,一個有穩定工作且無不良嗜好的父親,一個勤儉持家又聰慧萬能的母親,還有一個活潑開朗且獨立自主的姊姊,我們一家四口和祖父母同住,在經過父母嚴格挑選適合我們成長的好地方--台中。

台中沒有台北的繁忙,沒有高雄的汙染,沒有新竹的高物價,確實是個很好的生存環境。

我和父親生得極像,見過的人都說簡直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只差在大小不同,也許因為這樣,我父親十分疼愛我,其他造成這結果的因素,我想還有因為我是老么和個性比較依賴。父親有著極為嚴重的保護慾,對於我和姊姊的呵護可稱得上無微不至了,一切都為我們著想,不論我們想做什麼想學什麼,只要他認為沒有害處便會允許並支持。

這樣的父親無可否認的是個好爸爸,只可惜有時固執了點,但不影響我家的平凡。

我的母親是個極其能幹的女性,此與她自小的成長歷程有關,她走過許多艱辛萬分的路途,很早便出了社會,對於人情世故十分了解,曾任職過幼稚園老師的她,對於教育也很有一套,我和姊姊目前令人欽羨的某些部分,確實該歸功於母親的教育有方。

也許是因為她的成長歷程並不美好,她對我們家所做的一切,都在努力的維持家庭的幸福美滿,她曾說過一句話:「平凡就是幸福,我們不需要大富大貴,只要全家人都健康平安,就是幸福。」

我和姊姊相差一歲半,以就學年級來看只差了一年級,年齡很相近,又都是女孩,照理說應該能自然地相處的很好,是的,沒有錯,這個「照理說」在我六歲以前確實很符合。

改變的關鍵,是我姊姊上小學,在這之前,我們姊妹倆除了偶爾的鬥嘴吵架甚至小小的打架以外,都是很和睦的,事實上,我是很喜歡我的姊姊的,個性上我又比較依賴黏人,不似姊姊的獨立自主,不論去哪,我總是要跟著她,她做什麼我也做,她學什麼我也學,最誇張的例子是:我的近視也是因為我姊姊近視而有的。

不過,姊妹相處的問題在許多家庭都有,一點都不足為奇,我家還是很平凡。

事實上,我並不是在台中出生的,在我們定居於台中以前,曾經「孟母三遷」過,我和姊姊都是出生於台北縣,但在我兩歲的時候,父母因覺得北部氣候不夠好而搬到南投去,四歲時,又因母親覺得該地的學校程度不夠好而遷到台中縣潭子鄉,在潭子的房子是租的,因為當時父親事業還未有起色,經濟狀況並不佳,但父母並未停止尋找合適的房子,直到六歲那年,我們搬到了現在住的地方。

除了搬家次數可說外,還有我的轉學次數。

首次轉學也是發生在六歲那年,因為母親不滿任職幼稚園的老闆太過吝嗇更換職場,為了能繳較少的學費,我隨著母親一同換了學校,第二次轉學是小二時我追隨姊姊的腳步考取他校的特殊班級而轉。

兩次轉學對我的人生來說,都有著極大的意義,不論正面或負面。

對於這平凡的家庭,我老實該覺得幸福才對,可這卻成了我極大痛苦的其中一個原因,記憶猶新的一件事情,發生於我高一某一個夜半。

母親在那時哭著對我說了一席我想一輩子都忘不了的話:「我知道妳不快樂,可是我卻不知道妳為什麼不快樂,我們工作忙沒時間陪妳們一直是我的遺憾,可是看妳們表現得這麼好我們也很放心。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我發現妳對我們說的都是些開心的事情,但是我卻不知道該如何詢問被妳隱藏起來不說的事。我不懂,真的不懂,為什麼我們家這麼平凡,妳卻這麼不快樂?平凡就是一種幸福阿,妳為什麼不快樂?」

自那時起,我不再理所當然的認為自己屬於那平凡家庭的一分子,在這平凡的家庭中,我的存在卻成了可能打破平衡的負擔,漸漸地,我想遠遠離開家中,遠離「平凡中的突兀」,打從心底認為:也許我就是那會毀了一切的老鼠屎。

失去了歸屬感,我的不快樂會使家庭不平凡,家庭的不平凡會造成家人的不幸福,也許只要我不再是他們的家人,一切都會很美滿。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