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絕對主義。
關於部落格
新角預定:
魯路修、Canaan、吉祥、NINE、黑百合、亞妮、一期一振、影山飛雄
  • 237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如果希望不曾存在》



「林媽媽,我必須告訴妳,妹妹患有中度憂鬱症。」

這句話,是那位諮商師以十分冷靜又不失感情的口吻說的,如此溫柔的語調,我至今仍忘不了,同時深烙在腦海的,還有母親的表情,和我心中那股愈漸強烈的不安。

諮商師經過母親同意後,將此事告諸我的父親和唯一的姊姊,他們的反應並沒有母親第一次聽到時那麼強烈,也許這和對我的關心程度有關吧?

母親那時的表情,是夾雜著不願相信和不願接受而勉強擠出的坦然面對,也許她正專注於維持自己的表情以至於不會失禮,因而沒注意到我看著她的眼神已經從期望轉成失望。

「中度憂鬱症」這宣判,激起了我心中的惶恐,卻也使我放下了心中一塊懸置已久的大石。這是我高二發生的事情,但早在國中的時候,我就曾對自己這樣質疑過:「我會不會有了憂鬱症?」聽到這宣判,登時閃過了兩個想法,一個是被「中度」所驚嚇的「怎麼會!」,另一個則是終於可以解釋過去行為的「果然。」

其實我想,若非我做過那件被世人認定為「不應該」的事,諮商師也未必需要告訴我的家人,她當時跟我說:「因為妳曾經自殺過,所以老師必須告訴妳的父母,否則是違法的。妳也不希望老師觸法吧?」,即便我心中所想的是「妳的死活跟我又有什麼關係?」,但仍不發一語的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也許我這一點頭,同時也是對家人坦承一切的決心。

這件事發生在竹北,然而我家並不在新竹的範圍內,會在此發生,則是因為一件與憂鬱症毫無干係的事情。

當年,我伯父因為邀請那位諮商師做一次演講而與之認識,進而得知目前有一新的科學稱為「皮紋檢測」,大概是說人類的十指紋路與掌紋恰好會與大腦皮紋雷同,由此可知一個人的潛能,若藉由此方法得知自己孩子的潛能並用正確方式去輔助他成長,必定會是一個有效的促使孩子邁向成功之道的好辦法。

因為大堂哥的一些求學上的困擾,伯父決定讓他兩個兒子都接受這皮紋檢測,好幫助他們選擇自己適合的道路,他亦順便說服了我的父母帶我們兩姊妹一同前往,最後連小姑姑的兩個女兒也接受了檢測。

在一連串指紋採集和掌紋壓印等等的過程之後,檢測人員將所有人的資料輸進電腦裡分析判斷,並約下一次的時間請諮商師分析給我們聽。

約期當日,我們三家子又聚集在竹北,全家族一同聽這諮商師對我們六個受測者的分析。

不可否認,這皮紋檢測確實有一定得可信度,也因此,在快輪到我的時候,心中莫名的緊張,也許是害怕隱藏在心中多年的秘密會被說出,但終究是逃不掉的,我故作鎮靜地更換座位到諮商師的面前,她溫柔甜美的微笑稍微舒緩了我的神經。

初始她說的都是些潛能方面的分析,並不涉及內心層面,對於她說我不適合念自然組(第三類組)的事也只是抱著不以為然的心態,正覺得應該不需要擔心太多的時候,她卻開始說到比較內隱層面的分析。

「妹妹是個很敏感的人,心思也很細膩,我想她是個很孝順窩心的女兒吧?」諮商師問了我母親,我母親不吝嗇的給予回應,她是認同的。

「妳應該是個挺活潑外向的女孩子吧?好朋友是不是很多?」這次諮商師是問我了,我愣了愣,感受到從右側投射而來的母親的視線,我猶豫了會兒,淡淡的應了句:「沒有。」母親隨即幫我補一句:「她的意思是沒有很多但是也有幾個比較好的。」

諮商師聽後點了個頭,說道:「那妹妹可能是有經歷過一些事情,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改變吧?以前是不是很活潑呢?」母親想了下,應道:是。

至此,我心緒的波動已有些過大,那諮商師又補了一句:「嗯...我想,那可能造成了妹妹內心一些創傷了。」這句話說完,一滴淚從我右眼掉落,有了第一滴,接著就是控制不了的流淚,雖然不甚嚴重,卻也已造成不小的轟動,畢竟哪有人聽個皮紋檢測分析報告聽到哭的?

這事我不曾告訴我的家人,那在國中發生的一些令我受創極深的事。

那滴淚成了後來發生一連串與憂鬱症相伴相隨的事件的始作俑者,若是當時那滴眼淚我忍下了,憂鬱症不會被察覺,更不會有接連不斷的事情發生。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