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絕對主義。
關於部落格
新角預定:
魯路修、Canaan、吉祥、NINE、黑百合、亞妮、一期一振、影山飛雄
  • 237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台北人

    許多念舊的人,周身總帶點愁味,是對過去的念念不捨、是對過去的種種感嘆、是對時間無法逆回的無奈,他們會將過去的物品留於身邊,時時看著時時回想,而過去的記憶,也就此被關在腦海旋繞,不能、也不願讓它們飛散。


   
該怎麼拿捏過去與現在的比重,自古至今皆是一個仍需人們好好思考的問題,好比歐陽子的分析──靈肉之爭──《台北人》中的人物,有許許多多都因為今昔變化過多而卡在靈與肉的徘徊。


   
「靈肉之爭」就是「精神」與「物質」的抗戰,人們一開始都會在心中抱持著某種期待,是精神層面的滿足,但這種近乎無求的渴望終有到極限的一天(時間的快慢只是因人而異),所謂物極必反,當精神層面崩解時,心志就會被物慾(物質層面)吞噬,一旦沉浸於物慾的暗流之中,便萬劫不復。


   
像是〈花橋榮記〉裡的盧先生,他思念著在大陸已訂過親的未婚妻,一直深信著有朝一日能將她從故鄉迎娶到台北來,而不怕苦的努力工作著,直到他被他表哥騙走了十五年來的心血後,精神的寄託瓦解的瞬間,也同時的被物慾給吞噬掉,和洗衣婦阿春勾搭上,完全地打破原有的生活型態,導致後來的悲劇發生。


   
至於「今昔」與「靈肉」的關係,我想這是每個人都體會過卻自然得察覺不出。人剛出生,是純淨靈魂的存在,若維持如此繼續成長,不懂得物慾的誘惑與貪婪的禁果,對於精神層面的渴求會遠多於非必要的物質需求(也就是物慾),但是我們不可能永不受社會風氣影響,會深陷、墮落或者把持好自己維持原則,就得看成長過程中心靈提升的程度,若能達到「靈」大於「肉」時,便較不易因突然的變化或世代變遷而被物慾之海淹沒,也不會在「今昔」的不同中猶豫徘徊不知所措。


   
「靈」代表的是精神的領導,「肉」則代表生理上的需求,人不能沒有「靈」,那會變得行屍走肉,但也不能只有「靈」,即使它再重要也都需要「肉」的調和,因為人畢竟是生物,生存所需即是「肉」──物質需求──不能單靠精神層面的「靈」存活,若單有「靈」而沒有「肉」,那便不是人,像是〈永遠的尹雪艷〉中的尹雪艷,白先勇筆下的她是「永遠不老的」,我同意歐陽子說尹雪艷是幽靈或死神的說法,文中只有人們討好她、接近她的份,而她只是持待客之道回饋她的客友們,同時她也旁觀著他們的百態,不曾有過幫助或加害,有人說她八字重帶煞,誰近了她誰遭殃,又再次加強了尹雪艷非人類的論點。在《台北人》中,尹雪艷的存在諷刺了其他不論是沉戀過去、徘徊今昔或棄昔從今的人們的思想與行徑。


   
另外,書中提及的命數之說,我想我的看法和白先勇相同,我不相信人定勝天,也不相信個性決定命運,我認為命運是人一出生就決定好的,此刻是勝是敗也不是因為你努力多或努力少(會努力多少也不是由自己主導)而異,一切都是已經寫好的劇本,人生如戲、命如劇本,即便現在會有這樣的想法也是早已註定好的。這樣的想法也許很消極,會讓人覺得努力也不一定會得到自己想要的而失去動力,但從反面來說,對於面臨到的挫折也會比較容易釋懷、渡過,畢竟該經歷的事情還是會經歷到,怎麼逃也逃不掉,自然會認命得多。


   
其實一開始在看這本書時,總覺得它悶得我看不下去,但在朋友以「白老師人很好」的理由遊說之下,我堅持到底把它全部看完,也因此看到我最喜歡的一篇──〈孤戀花〉──雖然有些人認為它的劇情過度悲慘,但是我總覺得用總司令這個角度去描述娟娟的故事反而令人特別有感觸,而當我看這一篇時,在我心中共鳴出的聲音是:「也許在人們心中最深層的部分,都有不同的傷疤導致自己有與他人特別不同的思維與行為,而這也是人們可能走向悲劇的導火線。」


   
綜合地說,對於整體的共同感觸,還是對於過去的不捨與現在的追逐以及無法平衡的躊躇,該如何調整心態使自己不會偏過頭確實是自出生至死亡都該認真思考的問題,而將反問自己,是不是能做到最佳的平衡狀態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