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絕對主義。
關於部落格
新角預定:
魯路修、Canaan、吉祥、NINE、黑百合、亞妮、一期一振、影山飛雄
  • 238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希妄

    直到我清楚地感覺到,那些絕對不會在天國存在的管子和針頭,仍扎在我身上──頸部、手臂、胸口、下腹──它們還在,所以我也還在,還在人間苟延殘喘的,活著。
    我還活在醫院中,沒有自由的、如同監獄的醫院中。
    這裡的醫護人員親切,醫療儀器卻冰冷得讓我不知自己是否還存有人類該有的溫度,我離不開他們,也離不開「它們」。
    第一次睜開眼,看清這世界的模樣,就已是這醫院的樣貌了。
    沒有改變過,因為我不曾離開過,正確的說,每次我離開時,都無法有著清楚的意識,也是,被送入急救房的人很少能維持意識清醒,至少在這醫院,急救房那兩扇重重的門扉,開闔的瞬間,只有生死一線。
 
    「活下去!」
    時常來探望我的哥哥總是這樣說著。
    他總是溫柔的握著我不能隨便動作的──扎滿管子和針頭的──左手,輕聲的告訴我,外頭的世界多麼繽紛、多麼有趣,承諾等我可以自由行走時要帶我逛逛,所以要我活下去,為了那未必會實現的允諾,活下去。
 
    「漂亮的男孩」
    那群白衣天使們這樣稱呼我。
    我不知道自己的模樣,沒有任何一次機會,能讓我自己到唯一有鏡子的浴室,不論是簡單的洗手或稍加困難的沐浴動作,對我來說都是奢望──我不能下床行走。
    在這是不能隨處擺放鏡子的,不只,任何能映照出樣貌的物品都不被允許,這規矩是為那些因病而憔悴的女性病患而設,以防她們因見到自己滄桑的面容而有心理壓力,更直接一點──他們只是不想多設立一個「精神科部門」。
 
    也許,白衣天使只是安慰我而說吧?
    也許,和這裡的其他人比起來我看起來稍微漂亮一些?
    也許,我真的長得漂亮?
 
    但是容貌對我而言的意義又有多少呢?
 
    我是沒有懷抱希望權利的人,打出生那一刻起,便決定了如此命運。
    外界的所有、表層的樣貌,我沒有追求的權利、沒有欣喜的立場,每日每夜,我所能想的就只有──「我還活著嗎?」
    生命對我來說是一種累贅,只能接受法律制定的規則,不停地接受醫療艱辛的活著,即使我是有人權的,卻不能選擇「死亡」這條路,連自殺的能力都被剝奪了──因為這殘缺的身軀。
    我是好手好腳的,可我卻什麼也做不得,胸腹腔之中的器官,沒有一個是健全的,即便移植了一個,還有多少個等待更換?
    索性不換了,換與不換,也只是在那兩扇門的開闔中徘徊。
 
    太陽可以日復一日的繞著相同的軌道升起又落下,我的生命能和它一樣不變地運行嗎?
 
    每天的晨曦時刻,睜開眼的那一瞬,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活著?
    而每個夜晚的熄燈時分,我不知道自己這一閉上眼,能否再次自主的睜開?
   
    也許,又是一樣的日子迎接著我。
    也許,從此沉睡不起。
 
    這不是遺書,沒有希冀的人同樣不會有眷戀。
    你正看著的,是我每頁都相同的日記。
 
    也許,這是我的最後一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